首页 >> 最新文章

棕榈油开发加速热带雨林毁灭印尼被迫搁置项目阿木古愣

发布时间:2019-10-09 15:14:40 来源:真钱娱乐网

2008年5月28日,一项由中国海洋石油集团、香港能源有限公司、金光集团在印度尼西亚的子公司PT SMART共同签署的生物能源项目,被印尼政府搁置。

该项目签署于2007年1月9日,通过协议,三家商定将成立合资公司,共同开发以棕榈油为主的乙醇柴油及甘蔗或木薯为主的乙醇汽油,该项目总投资55亿美元。

然而,协议遭到包括绿色和平在内的环保组织及相关方面的反对。

之前的5月1日,同样迫于环保组织的抵制,跨国公司联合利华承诺,在2015年前实现其所使用的棕榈油全部经过认证,并支持立刻停止目前在东南亚国家破坏热带雨林和泥炭地以发展油棕种植的行为。

长期以来,棕榈油被视为廉价的植物油而大量用于食品加工和化妆品行业,最近又被用于发展生物柴油。联合国的数据表明,全世界棕榈油产量将在2030年翻一番,到2050年将达到现在产量的三倍。

当全球对于棕榈油的需求持续高涨和不断扩大的同时,棕榈油背后的环境问题也变得日益严重。

棕榈油与气候变化

绿色和平的报告说,油棕种植现已成为导致印度尼西亚森林被破坏的罪魁祸首。而导致全球气候变化的温室气体排放总量中,森林砍伐及林业的因素约占17.4%,甚至高于交通运输行业所占比例。

据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的报告,全球每年因森林砍伐及林业引起的温室气体排放量为8.526 GtCO2e,这意味着,全球每天因森林砍伐排放出的温室气体量,相当于超过10万架载满乘客的波音747客机飞越中国最北端和最南端的排放量。

东南亚被森林覆盖的泥炭地中的碳储量至少为420亿吨,其中90%的泥炭地分布在印度尼西亚,包括泥炭沼泽森林在内总面积大约为2250万公顷。这些地区拥有世界上最深的泥炭地沉积。但由于与种植油棕或森林砍伐有关的人为排水或森林大火,这些碳被不断释放到大气中,如果情况继续恶化,到2030年,从泥炭地排放的温室气体至少将增加50%。

加速热带雨林毁灭

在以棕榈油为原料的行业中,生物能源已成为一个热点话题。

随着全球对生物能源需求的上升,据预计,仅亚洲国家以棕榈油为原料生产的生物柴油消耗量将从2006年的56万吨飙升到2010年的840万吨,而生物能源对于林地转换、粮食和能源安全以及可持续发展方面的深刻影响令人担忧。

2007年英国的一份报告指出,假如在某一块土地上来生产生物能源,在30年的时间里所释放的CO2气体量将是同等条件土地所储存的2-9倍之多。换言之,以砍伐森林来开发生物能源所释放的CO2气体量的代价,在现有技术的条件下需要用60-270年才能抵消。

IPCC《决策者摘要》提出的目标是,为了拯救地球,各国必须在2050年前降低50%到85%的温室气体排放量,而且必须在2015年前扭转目前的全球排放总量依然急剧上升的发展趋势。只有这样,人类才有可能把至2100年地球变暖的程度控制在2摄氏度以下。

使用棕榈油开发生物能源正在加速印度尼西亚热带雨林的毁灭。据一个马来西亚的可持续发展棕榈油圆桌会议成员公司说:“因为马来西亚能种油棕的土地都已几乎用完,现在印度尼西亚成了这些种植油棕的马来西亚公司扩张种植园的最好选择。”

为了发展生物能源,不仅是大型的棕榈油生产、贸易商,一些大型的能源公司正将触角伸进印度尼西亚仅存的热带雨林深处。

其他环境问题

据《油世界》2007年的统计,全世界棕榈油总产量为4240万吨,其中90%来自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自从2002年开始,印度尼西亚的棕榈油产量快速增长。到2007年,印度尼西亚棕榈油产量已占全球毛棕榈油产量的44%。

1991年到2006年之间,光是印度尼西亚就建立起约五百万公顷的油棕种植园,其速度相当于每小时有超过50个足球场面积的种植园出现。据印度尼西棕榈油研究所估计,目前经营的油棕种植园有三分之二都涉及森林砍伐。

油棕种植的扩张威胁到许多动植物物种的栖息地和当地原住民居住地。在印度尼西亚,包括红猩猩在内的动物由于油棕的种植而失去了他们赖以生存的家园,他们不得不寻找油棕幼苗作为食物,然而这样却为它们招来杀身之祸。2006年,至少有1500只红猩猩由于种植园员工的故意捕杀或栖息地消失而惨死。其他的濒危物种比如苏门答腊虎、苏门答腊象和苏门答腊犀牛的生存环境同样由于油棕的扩张而受到极大威胁。

油棕种植还引发社会问题。2008年共有513起原住民与种植园公司之间的冲突。这些冲突大部分起源于土地权利。在印度尼西亚,棕榈油生产的扩张不仅毁坏了森林和泥炭地,在很多情况下也迫使土著居民离开他们的土地。甚至出现了社区居民经营着那些已转为油棕种植园的土地,最终却陷入债务之中的恶性循环。

金光集团的棕榈油生产

印度尼西亚的大型棕榈油供应商大部分都是既拥有油棕种植园又是棕榈油国际贸易公司。这样的公司所供应的棕榈油不仅会直接来自自营的种植园,而且还从第三方大量购进棕榈油进行贸易。这样的操作方式使得供应链变得复杂,从而掩盖了这些供应商绝大部分依靠砍伐森林和清除泥炭地以获取棕榈油的本质。

金光集团就是这样一个公司。该集团2007年棕榈油产量为160万吨,占印度尼西亚棕榈油总产量的10%。该集团通过设在印度尼西亚的PT SMART油棕种植园公司运作其棕榈油业务。公司涉及的棕榈油产品除了毛棕榈油之外,还有用于食品加工和工业行业的经提炼的各种棕榈油产品。2007年上半年,金光集团总共出口棕榈油产品约40万吨,其中出口到印度和中国的几乎占到一半,8.5万吨棕榈油产品出口到意大利、荷兰、德国、西班牙及英国等国家。

2008年,金光集团称自己在整个油棕种植地区居首位,是“印尼第一大油棕种植园公司”, 拥有36万公顷种植园,其中21.3万公顷分布在苏门答腊岛,13.5万公顷在卡里曼丹,其余1.2万公顷在印尼巴布亚省。

金光集团不仅自称拥有“世界上最大的新种植园储备用地”,而且还公开宣称计划在茂密森林覆盖的巴布亚省和卡里曼丹地区扩张130万公顷。

据绿色和平掌握的内部材料,金光集团计划在巴布亚省的热带雨林地区开发280万公顷油棕种植园区。由于印度尼西亚法律规定不允许任何公司在巴布亚省占用超过20万公顷的森林,金光集团将大片的森林分割成几个种植园。

消费端控制

棕榈油被全球众多跨国公司广泛用于生产食品和日化产品。包括联合利华、雀巢、宝洁等众多跨国公司的产品中都大量使用了棕榈油。

绿色和平的调查称,联合利华占全球棕榈油消费份额达到3%,与此同时,雀巢与卡夫占0.5%,宝洁至少占1%。

作为全球最大的食品饮料公司之一和全球第二大的洗涤用品、洁肤产品和护发产品生产商,联合利华每年使用的棕榈油用量高达130万吨。

联合利华是全球棕榈油最大的购买者之一,其知名品牌如多芬、家乐、和路雪的梦龙、旁氏、力士都使用棕榈油作为原料。

2005年,印度尼西亚生产的每20公升棕榈油中,其中就有一公升被联合利华购买;而联合利华每年使用的棕榈油中,其中约有一半来自印度尼西亚。

联合利华的产品几乎遍布全球每个国家,品牌众多。根据绿色和平在2008年4月的调查,联合利华的众多棕榈油供应商都直接涉及到破坏泥炭沼泽和危及红猩猩栖息地的行为。

联合利华承认,它所采购的棕榈油中有20%不知道来源,对于80%的那部分,联合利华虽然知道供应商,但仍不一定清楚具体的棕榈油种植园。

在联合利华的棕榈油供应商中,大部分都是既拥有棕榈油种植园又是棕榈油国际贸易公司。这样的公司所供应的棕榈油不仅会直接来自自营的种植园,而且还从第三方大量购进棕榈油进行贸易。这样的操作方式使得供应链变得复杂,从而掩盖了这些供应商绝大部分依靠砍伐森林和清除泥炭地以获取棕榈油的本质。

根据绿色和平的调查和初步估算,每年联合利华因为使用来自印度尼西亚的棕榈油所造成的二氧化碳排放接近2400万吨,这个数字已经接近联合利华整个供应链二氧化碳排放量的一半。

根据有关碳交易机构的研究,2008年-2012年间国际二氧化碳交易的平均价格将达到每吨30欧元。如果联合利华切实执行其减排责任,中和它在供应链上的碳排放量,那么将意味着每年需要花费7.14亿欧元——这相当于联合利华2007年利润的接近14%。

所以,对于联合利华来说,将涉及森林及泥炭地毁坏的棕榈油供应商清除出供应链,符合联合利华的长远利益,也是唯一可行的选择。

联合利华是可持续发展棕榈油圆桌会议主席。该机构成立于2002年,是由一些企业与非政府组织通过自愿协议组成的行业协会。到2007年10月,该协会已有近200个会员公司。其会员公司中,国际食品巨头公司包括联合利华、雀巢和卡夫,日化公司包括宝洁等。RSPO会员的棕榈油产量和消费量占全球棕榈油总量的40%。

RSPO的初衷是制定全球通用的棕榈油生产可持续发展标准,以便优化企业的经营管理。RSPO要求其会员报告各自在可持续发展方面的达标进展情况,但该组织在阻止棕榈油行业不断深入热带雨林和泥炭地方面所作的努力和影响力却微乎其微。

目前RSPO所制定的方案中,并未禁止棕榈油生产商涉及森林林地转换的经营方式,也未评估或限制其会员公司种植棕榈油所引起的温室效应气体排放量。再者,RSPO目前还没有有效体系来区分符合可持续发展标准的棕榈油和来自森林毁坏的棕榈油产品。

联合利华等众多棕榈油使用公司却一直不断地从包括金光集团在内的破坏泥炭地或大面积转换森林种植油棕以获取棕榈油的RSPO会员公司采购棕榈油,众多油棕种植和加工企业还在使用可持续发展棕榈油圆桌会议的会员资格作为掩盖自己破坏森林和泥炭地行径的借口。从2002年RSPO成立至今,市场上一直没有来自“可持续经营”的棕榈油。

汕尾制作工服

东莞衣服制作

乐昌制作工服

开平工服订做

友情链接